以结集的方式造了《文殊言教·二次第真如》修法的这位大师,他已经深入领悟到了万法的堂奥,可是由于一开始没有享用狗吐出的食物且对主人的行为等没有起信,依此缘起即生中未能获得殊胜成就,但在中阴时现前了金刚持果位。

 

再有仲瓦尊者也是从这位大师面前得受教言而获得成就的。他也造了《解脱明点论》、《普贤修法》等数量极其可观的论著。这位阿阇黎的圆满次第窍诀以前被翻译成藏语的全部保存在心部的纯洁清净宗派之中,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包括他的弟子们在内,实际上也都属于大圆满传承师。听说有些人称呼西日桑哈也是这位大师的别名,如果对照历史来考证,我认为这样也是合情合理的。

 

西日桑哈

 

在那时候,汉地秀恰城市施主具善意和智光母有一位具有头陀功德之子,名为阿阇黎西日桑哈,他到了十五岁的时候,三年之中在哈热巴拉教师前听受了声明学、因明学等共同明处,成了一名大智者。

 

有一次,他到西方金洲城市去。途中,圣者观世音菩萨出现在空中对他授记说:“具缘之人,如果想成就佛果,前往印度索萨洲尸林。”他感到心满意足,但转念一想:为了容易理解无上佛果,对密宗的其余续部也要精通,于是就到五台山贱种上师贝拉革德前无一遗漏地听闻了内外密法,全部深刻体悟,出家以后成为持藏比丘,在三十年期间守持戒律。

 

经过圣者观世音再一次授记提醒,他便前往印度,路途中,他想要修成毫不费力的神变,于是在三年当中修行,结果成就了持明身。随即脚离地面一肘左右飞行来到了索萨洲尸林,拜见蒋花西宁大师,并且加以承侍,后来祈求上师摄受。上师也欢欣喜悦地应允,并在二十五年期间把所有教授与随教恩赐予他。

 

随后,蒋花西宁大师身体化为光蕴身。当时西日桑哈悲痛呼唤,结果上师从空中现身,将一指大的宝箧交在他的手中,传下了《六修觉受》的遗教。西日桑哈也对其中的要义具有定解。

 

在此之后,蒋花西宁阿阇黎化生到印度西方金饰洲,被人们称为后蒋花西宁,据说他将所有内外密法传给莲花生大师,也为圣天阿阇黎宣讲了大圆满,最后有漏身体消失无踪(即虹身)。

 

阿阇黎西日桑哈从菩提迦耶的下面取出了以前隐藏的所有续部,到达汉地,将大圆满窍诀部分成外、内、密、无上密四类。前三类编辑为有戏论之义,伏藏在菩提树飞檐殿堂里。无上密类按照空行授记,以发愿印持隐藏在(西安)吉祥门殿堂的柱子中,他自己在清凉大尸林,伴着非人们的承侍,安住在禅定中。

 

[1] 依修四支:密宗术语,指依、近依、修、大修。

 

嘉纳思札

 

当时,印度西方郎波刚城市中,施主具乐轮与觉明母之子名叫布玛拉莫札。在东方嘎玛西拉的东城中,贱种耶瓦拉巴与善心母之子名叫益西多(即嘉纳思札)。他们二人一起安住,金刚萨埵亲自现身对他们说:“奇哉!二位善男子,你们俩虽然曾经五百世受身为班智达,修行妙法,可是以前没有获得果位,现在也没有证果,如果想要即生使有漏身体消失而成佛,就前往汉地菩提树殿堂去吧!”

 

听到此授记,布玛拉莫札即刻带上钵盂启程,到达目的地,拜见西日桑哈阿阇黎。上师在二十年期间将耳传内、外、密教言无余赐予他,然而并没有恩赐这些法本。布玛拉莫札感到心满意足,返回印度,将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嘉纳思札。

 

嘉纳思札也以最大的精进来到汉地,按照空行授记在清凉大尸林拜见了上师西日桑哈。三年之中,尽心尽力承侍上师,令师欢喜,最后供上纯金曼茶罗请求恩赐教授。上师在九年当中把耳传的教授及法本赐予他。他依此感到满足,准备启程。

 

上师问他:“你十分满足吗?”

 

他回答说:“我心满意足。”

 

上师又问:“再没有什么可希求的吗?”

 

听到这话,嘉纳思札不由得生起分别念,于是请求恩赐最为甚深的教授。

 

上师说:“这必须要获得灌顶。”上师圆满赐予外有戏灌顶,随后在三年中传授了无上密的所有窍诀,要求他实地修行。上师又圆满赐予无戏灌顶,并让他在够萨拉山顶上作区分有寂的行为,逐步将极无戏灌顶和最无戏灌顶也圆满恩赐。他在十六年中实地修行,以种种特殊的行为安住。

 

在另一时间,他应龟兹国(如今的新疆)的国王迎请而到了该地,七天之内传出巨响并出现了大兆头,结果益西多看到上方虚空中安坐着上师,他知道上师要趣入涅槃,便悲哀哭喊。结果《七钉遗教》落在手中,也听到了“心滴密诀的所有法本在吉祥门柱子内,取出它去往巴桑尸陀林”的授记。于是嘉纳思札从指定地点取出了所有秘密法本以后就到印度巴桑尸林中,一边为该处的世间及出世间空行、空行母转秘密心滴法轮,一边安住在此。

 

布玛莫札

 

当时,布玛拉莫札奉持(密宗禁行)行为。空行母亲自告诉他说:“奇哉,具缘者,如果想求得较前更为甚深的心滴教授就去巴桑大尸林。”他遵此授记而来到巴桑尸林,拜见嘉纳思札,请求摄受、恩赐更为甚深的教授。

 

上师显示种种神变,为他完整赐予有戏、无戏灌顶,随后他在日光山顶上作区分有寂行为。他依靠上师圆满授予极无戏灌顶而生起了不同寻常的证悟,鼻尖上也出现了一个接近坠落的白色阿(A)字。

 

接着上师又圆满赐予最无戏灌顶,结果他现见了心的赤裸本性。

 

上师按照这些灌顶的顺序也无一遗漏地恩授了大圆满四类的教言及法本。他在十年期间经过千锤百炼,终于大彻大悟。

 

此后,嘉纳思札身体化光,布玛莫札大声悲泣,上师又再度亲自现身,赐予一个五种珍宝盖印的宝箧,落到他的手里,他得到了《四安住法》的遗教,一五一十正确无误地掌握了词句。

 

后来,布玛拉莫札在东方嘎玛热城市作为狮子贤国王的国师达二十年。随后,又在西方名叫布日的城市作为达玛巴拉国王的应供处。

 

继此之后,在极能明大尸林中行持克胜诸方的禁行,并为凶猛残暴的众生讲经说法,且将胜密的所有经函写了三遍,一份隐藏在邬金地方金沙铺地的海岛上,一份隐藏在克什米尔金洲的山岩处,一份安放在此尸陀林诸空行母供养的所依内。阿阇黎他自己最后成就大虹身,而相合适宜地住在印度,有关他来到藏地的经过在下文中予以叙述。

 

一般来说,印度所有密宗行者一直以稳如泰山的心来保守秘密,在没有获得成就之前,他们的密宗行为一直不被人知,一旦显现大神变,虹化而消逝或者显示特殊威力的时候,人们才完全知道:“哎哟哟,原来他是密宗的行者。”通过这种因缘实修密宗的所有行者,无一例外都有所成就,最起码也得到一分成就。

 

所有事续、行续在以往虽然是大规模弘扬开来,但并没有彰明较著地在众人前公开行持。到了后来,无上续兴盛起来,事续、行续似乎渐渐隐没。所有无上续以前也并不是全然无有,然而只不过是个别的有缘者稍稍实修,当下全部虹化而消失不见了,所以并没有创立传承次第教授与随教的模式。只是到了国王匝或者中恩札布德时期,诸位超群绝伦的成就大师们与来自于邬金地方德玛色塔绕等地的所有智慧空行母商议,将完整无缺的有些续部、有些续部的摄义以及个别开悟的要诀迎请回来,对个别的法器秘密讲解,这样一来,无上道似乎才蒸蒸日上,极其鼎盛,由此当时成就者在四面八方层出不穷地涌现,可是,这又怎么会是公开行持的呢?

 

密宗的所有经函论典也并不是像共同的经论(即显宗的经论)那样广泛普及。比如,龙树菩萨的所有密宗论典,包括他和亲传弟子在内圆寂以后过了很长时间,贡嘎那的仲瓦尊者才得到《明灯论》的书函。玛当革巴见到了圣天论师的智慧身……由此才形成了《密集续·圣类》兴盛的开端。同样,极为秘密的大圆满类是从化身嘎绕多吉宣讲开始,对具有殊胜缘分的那些大师,除了口耳单传以外也并没有经函,因为所有书函,在每一位教主(示现圆寂)之际便隐蔽不见了。最为甚深的所有窍诀仅仅是以遗教口授的方式存放,并且一点儿也没有公开传播。以前的续部《佛顶续》、所有《圣类》以及大圆满等近传承由来的原因也在此于。密宗所有续部完全是金刚持的行境,其中部分在人间、非人诸境内出现,其中出现在人间的显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那些大部分也是从邬金地方传到印度的。

 

而如今,在邬金核心地带有一个小城市名为达玛色塔绕,那里只留下了国王恩札布德皇宫等遗址,那个地方被边陲野人统治着,受持内教外道的宗派全然无有。所有女人属于空行母种姓,通过看式及不同程度成就明咒密咒而转变成其他身体,她们全部是自在而行零星事业的刹土空行母。该地保存着密宗续部的达玛嘎涅宫殿也并不是凡人所能现量见到的,想必表面上就成了普通的城区吧。

 

未曾出现于印度的密宗续部也有许多,这也不是共同(凡夫)的行境,而被诸位空行母保存在不现界当中。不仅如此,而且在印度根本没有公开的许多续部一直保存在卓当洲等地,这一点现量可证明。由此可知,在人间其他地方成为密宗的所化众生前,也必定这样出现。因此,一概而论限定其量,这完全是凡愚智慧的弊病。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凡人是无法想象的。正如《胜乐戒生续》中说:“诸瑜伽续量,决定六千万,瑜伽母续数,称为一亿六。大乘外经藏,说为八亿数。如是显宗理,五亿一百万,佛以三身性,宣说此一切。”由此也可以表明这一点。

 

后来,在印度中部,尽管佛教主体似乎已经隐没,但是在东方的边陲地方与通称为“够革”的许多小地区,南方达莫卓德瓦、达那西日洲以及赞札德瓦等,北方革则绕塔等不同地方,大乘小乘密乘佛法从古至今一直经久未衰,也有重新出现的情况等等,如今也依旧保留着原始佛教,所有密宗行者多数都秉持莲花生大师的教轨。一部分是大成就者够绕卡的随行者奏革(古印度一教派名)十二部,特别是在塔巴绕中的哲夏绕部当中,金刚大阿阇黎现达革巴及心子的随行者奏革派数量极其可观。

 

到了后来,印度南方的波雪山范围内,布德戒地方,执掌国政、成就密宗的国王名叫巴拉巴札,他统治了南方的大多数地带,拜寂隐及其弟众为上师,重新把如来教珍宝弘扬开来。据印度人传播:佛陀亲口授记,将来,南方地带奔札山内,正法会重新兴盛。

 

藏密佛教史——天鼓妙音中,分说密宗金刚乘法起源第二品终。

 

第三品 藏传佛法

 

现在要讲佛法是如何在雪域兴盛起来的情节:印度、汉地、藏地、龟兹国、香巴拉、革拉夏,这是南赡部洲正法盛行的六大圣地。在其中列居第三的雪域,佛教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按照《文殊根本续》中“雪域由湖减,出现娑罗林”的授记,人们一致共称:首先在湖泊逐渐减少形成郁郁葱葱的森林时期,普陀山大悲观音加持的一只猴子来到雪域,他和岩罗刹女交配,由此繁衍藏人。此地一开始被非人据为己有,渐渐地,人类的众生才形成,依次统治了十二小国或者四十个零星小国。

 

涅赤赞普

 

继此之后在藏地出现了第一位国王涅赤赞普。依据教证,所有法王都是出世于乐匝布种姓中,有些认为这位国王是百军王的太子。不管怎样,超出常人的一个奇特人物出现在雪域的如波神山口,他来到赞塘阁希。苯波教徒们说“从登天绳降下,该是天人”,于是问他:“你是谁?”他回答说“是赞普”。人们又问:“你从哪里来?”他把手指举向空中。

 

就这样,人们设立木座,把他扛在肩上迎请回去,由此被共称为涅赤赞普(即肩座王)。他的太子莫赤赞普等天赤七王、上当二王、地上勒六王、地德八王、赞王五代等等依次出世,其中前面历代王朝时期是由神话、迷语、苯教来辅佐国政。《无垢天女授记经》中授记说:“我入灭后两千五百年佛法将弘扬于红面人之境内。”

 

拉托托日涅赞

 

按照经中授记,第二十八代王朝,普贤菩萨的化身拉托托日涅赞居于皇宫永布拉冈的时候,一个宝箧落到王宫顶上,打开一看,里面有《百拜忏悔经》、如意珠总持印模、《宝箧经》、《六字真言》和金塔。虽然国王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物,但还是知道非常贤妙,便取名为玄秘神物,并恭敬、供养,依此加持,六十一岁的国王竟然变得好似十六岁一般容颜柔嫩,额外增加了六十年的寿命,结果活到一百二十岁。当时他得到“再过五个朝代以后会有人对经中含义心领神会”的授记,这标志着正法的开端。

 

对于这一情节,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是讷巴班智达认为“从天而降”的说法是因为苯波教喜欢天空,所以纯属苯波传言。实际上,是班智达罗色措与译师特乐色带着那两种法要来到雪域,可是国王既不懂文字也不理解意义,为此班智达与罗匝瓦又返回故里。这些说法都是相同的。

 

后来,巴色朗[1]到了尼泊尔,拜见静命堪布时,堪布说:“吐蕃国王、你和我三人曾经在迦叶佛教法时成为养鸡女的三个儿子,后来发愿在藏地弘扬佛法,但是,由于赞普还没有诞生于世,你也一直拖延,以至于我在这儿已经等了九代王朝。这是在《巴协》[2]中明显记载的。有些智者认为按照这种说法也符合实际。

 

松赞干布

 

《文殊根本续》中说:“名为具天境,雪域之境内,住有人君王,出生乐匝族……”依据这一授记,拉托托日以后的第五代,观世音菩萨示现为人君的形象法王松赞干布。他在十三岁时执掌国政,十五岁时由自己化现的比丘阿嘎玛德西日迎请自现圣者观音。与金刚手幻化的法臣噶尔东赞商议:为了迎请我等本师真佛的代表八岁与十二岁的佛像,以随顺世间的方式迎娶了颦眉度母的化身——尼泊尔赤尊公主以及度母的化身——汉族文成公主即共称为海中莲花的两位王妃。

 

在建造大昭寺时,遭到非人危害,依此因缘,在吉曲尼占帕翁卡地方共称为玛热王宫里,国王与二位王妃闭关修行本尊,结果得以成就。依照授记,推翻罗刹女仰面的要地,建起镇肢寺与镇节寺,并改良所有恶劣凶地,兴建起大昭寺与小昭寺的所依能所。从印度迎请阿阇黎革萨绕和婆罗门祥嘎绕,又请来尼泊尔的大师西日拉玛匝与汉地的和尚玛哈雅那等,翻译了大量的三藏及续部,创立起了佛法的轨范。

 

尽管那时还没有真正出现讲法闻法,但是国王自身也是在暗地里为众多有缘者传授大悲寂猛教言,并加以实修。据说在预试七人还没有出家之前,尼占帕翁卡地方也出现了一百位左右修行观音法、头挽发髻的在家瑜伽士。当时所有言教综合一起的《国王遗教》隐藏成三个伏藏,由哲土哦哲、阿达尼、敦巴释迦光三位开取伏藏,当今被人们一致称为《玛尼全集》,这是藏地正法的起始。

 

文殊菩萨的化身囤弥桑布札被派到印度学习声明和文字,后来以梵文作为蓝本,撰著了藏文字形和《语言学书籍》八本。在雪域这片领土,以前没有提及过如法取舍,从此以后,才开始打开正法、如法言论的大门,树立十善法、重新创立了以在家道德规范十六条[1]为主善妙的二规法令,加持藏地成为财产、受用、正法的源泉。

 

师君三尊

 

此后到了第五代王朝,文殊菩萨幻化人君赤松德赞出世,祖父松赞干布曾亲自授记:“从现在起到第五代时,我的曾孙(因为松赞干布、赤祖德赞与赤松德赞被称为祖孙三尊。)国王德时期出现正法”并写在铜牌上,放在国王的地下室里。这一授记时间已到。国王赤松德赞在十三岁时执掌国政,二十岁发心弘扬正法,之后迎请萨霍的堪布菩提萨埵绕杰达(即静命)。亲教师静命为个别人传授八关斋戒,并宣讲了十善、十八界[1]相应的法门。对此,藏地的凶神恶煞勃然大怒,他们雷击红山[2],水冲澎塘的宫殿,使天灾人祸屡屡出现。

 

所有奸臣都说:“这是行持正法造成的,必须要把印度瑜伽师(菩提萨埵)遣送回故土。”

 

国王供养堪布大量的黄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述了。

 

静命堪布说:“原来是藏地的所有非人不高兴。那么我暂时去尼泊尔境内,要调伏藏地的妖魔鬼怪,当今在整个大地上有一位最富有威力的密宗堪布莲花生大师。我也派人去请他,国王你也要派人去。”

 

于是他们先后派遣信使先行,又派降魔金刚等迅速上路。当时,莲花生大师知晓此事,顷刻之间到达芒耶贡塘地方,双方见面。使者献上所有黄金礼品。莲师说:“我的境界中全是

 

黄金。”然后把他们的金子撒向阿里方向,这也创造了藏地出现金矿的缘起。后来,菩提萨埵带着尼泊尔的一位著名石匠,提前到达,莲师从吉中来到,这时藏地的鬼神们降下大雪大雨,并使所有山川相互闭合,莲师则从山间畅通无阻穿行而过,依靠禅定把所有鬼神紧紧束缚住,让他们立誓守护正法。

 

从此时起,莲师依靠幻变逐渐踏遍了包括阿里、卫藏、多康在内的整个藏地,降伏了十二地母[1]、十三革绕神[2]、二十一优婆塞[3]为主的一切大力非人,他们都诚心诚意立誓守护正法。莲师在札马翁布园[4]与国王赤松德赞会面聚首。

 

[1] 巴色朗:赤松德赞时一大臣,预试七人之一。

 

[2] 巴协:别名《桑耶寺详志》。巴色朗著。书中对八世纪吐蕃王赤松德赞时期的历史记载较详。除主要讲述桑耶寺建成后佛教在西藏的弘扬情况外,亦有唐蕃关系、藏印佛教交往、藏王王诰以及建立译场翻译佛经等当时政治制度和经济文化发展方面的情况记述。

 

[1] 在家道德规范十六条:是吐蕃王松赞干布制定的,1、敬信三宝;2、求修正法;3、报父母恩;4、尊重有德;5、敬贵尊老;6、利济乡邻;7、直言小心;8、义深亲友;9、追踪上流,远虑高瞻;10、饮食有节,货财安分;11、追认旧恩;12、及时偿债,秤斗无欺;13、慎戒忌妒;14、不听邪说,自持主见;15、温语寡语;16、担当重任,度量宽宏。

 

[1] 十八界:色、声、香、味、触、法,眼、耳、鼻、舌、身、意,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2] 红山:布达拉宫所在山的旧名。

 

[1] 十二地母:立誓永远保佑藏土的十二尊主要地祗女神:遐尔名扬地母、页岩孚佑地母、普贤地母、魔后地母,为四魔女神;独具支眼地母、贤德明妃地母、刚烈尊胜地母、白衣龙后地母,为四药叉女神;藏土孚佑地母、太一济世地母、丽质冰心地母、翠聪绿炬地母,为四女医神。

 

[2] 十三革绕神:藏地十三尊神,唐古拉山神雅耶,雅拉香波、藏拉秀耶、命神刚嘎、觉钦东热、多拉香则、玖拉擦则、刚嘎耶则、色热年波、则钦东察、西钦绕诶、哲钦东俄、哦或瓦德。另外还有法王松赞干布、赤松德赞所依的十三革绕护法神。

 

[3] 二十一优婆塞:藏地二十雪山及达吉山的山神,念唐神多吉秋绕、底斯多吉刚嘎、玛布绕、芒卡刚、哦列刚、香达古刚、剖玛刚玖、革拉卡热刚、藏革觉姆卡绕刚、多吉刚瓦桑波、嘉则德刚、拉雪刚、才让刚、那南刚、德珠刚、哦得贡嘉、多吉香波、萨吉刚、霍瓦刚桑、匝热多吉德珠、贡波拉刚。

 

[4] 札马翁布园:在今札囊县桑耶区,是吐蕃王赤松德赞王宫所在地。

 

在札马珍桑殿堂进行开光时,他们将所有佛像迎请到宴会的地点,到了晚上,整个殿堂空空如也,第二天早晨寺庙里所有佛像享用神馐并且开口说话,这是在场人亲眼目睹的,当天所有供品全部自动发出音声,并增多起来。请一些诸根敏锐、聪明伶俐的小孩看圆光[1],结果他们说出了以前对堪布菩提萨埵讲经说法满怀仇恨的藏地残暴天神及龙类的名称、行为、住处等等。莲师用咄咄逼人的威力,使他们都俯首贴耳,立下誓言,皈入正法,并且承诺各自的命咒、仪轨,依此也没有降伏的所有鬼神就依靠烧施[2]来调伏等等,先后做了两次。莲师又降伏了无恼龙等所有龙类,使他们协助国王,供养了建造寺宇的十四藏斗金粉。

 

菩提萨埵观察地基,莲花生大师来到黑波山,降伏所有鬼神罗刹,使他们言听计从。依靠《吉祥证道歌》镇压鬼神,并且依靠在空中跳金刚舞来加持地基,在拉线绳的时候,莲师凭借禅定勾召龙子和天子,他们牵着绳端,遵照堪布的言教,以邬丹达波热经堂作为范例,举行奠基仪式,大师也役使所有傲慢的鬼神,整个工程白天由人工建造,晚上非人建得更高,以须弥山、四大部洲、八小洲[1]、日月连同铁围山的模式建起的吉祥桑耶无变自成寺宇,加上三位王妃的三洲[2],这么大的面积在五年内竣工。堪布菩提萨埵和莲花生大师进行开光,显示了顶层殿堂所有本尊降临到外面,诸如此类神奇的幻变真是不可思议。

 

随后国王赤松德赞考虑翻译正法而正式树立起显密佛法,于是派有聪明才智的藏族儿童学习翻译,又从印度请来嘉伟西年、塔坚钦毕拉(遍知天)、云毕昂策等等严禁持戒的持藏大师以及布玛拉莫札、现当嘎巴等诸位金刚持上师,还有说一切有部的十二位比丘等。

 

首先为了观察藏人是否能够出家,国王请信心十足的国舅大臣巴赤则出家。菩提萨埵作为亲教师[1],达那西拉和则那莫札分别作为羯磨师[2]与屏教师[3],其余十位班智达作为补充,就这样巴赤则出家为僧并受了比丘戒,取名为花扬,国王也赞称他为巴绕那。他通过修持